1. <strong id="y555g"><center id="y555g"><td id="y555g"></td></center></strong>

        1. <optgroup id="y555g"></optgroup>

          軍媒: 63萬輸給24萬 在甲午戰爭爆發124年之際看清末中日國防動員差距

          2018-07-26 11:14

          打印 放大 縮小

          2015年07月01日,山東省威海市,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陳列館。

          資料圖:2015年07月01日,山東省威海市,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陳列館。(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千龍網發)(拖拽圖片可查看大圖)

          (中國國防報7月26日報道)124年前的7月25日,日本海軍在豐島海面對中國北洋海軍艦艇發起突然襲擊,標志著中日甲午戰爭正式拉開帷幕。在這場事關國運的關鍵性戰爭中,中方投入總兵力63萬人,日方投入總兵力24萬余人,戰爭的結果卻是63萬輸給了24萬,中國引以為傲的北洋海軍灰飛煙滅。

          100多年來,痛定思痛的國人一次次把甲午戰爭放到歷史的手術臺上,用深刻反省的手術刀一遍遍解剖戰敗原因,從國防戰略、戰役、戰術、裝備等多角度探究悲劇背后的病灶,種種答案不勝枚舉。然而,無論如何,國土面積相當于對手30多倍的中國,竟然輸給了日本。這一明顯違反綜合國力估算和戰爭潛力較量的現象,反映出的是中日兩國在國防動員方面的巨大差距,今天看來依然值得深思。

          三心二意與蓄謀已久的戰前準備差距。如果把甲午戰爭的中日戰爭動員較量比作一場接力賽,中國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在戰爭爆發之前,清政府上下安于“太平盛世”,總幻想著距離下一場戰爭很遠。直到戰爭爆發前,清廷對日軍的戰爭準備和軍事行動情況幾乎一無所知,更沒有認真準備。經遠艦管駕二副陳京瑩在家信中披露,“中國只有北洋數艦可戰,而南洋及各省差船,不特無操練,且船如玻璃”。在日本磨刀霍霍,蓄意挑起戰爭的危急關頭,身為清朝重臣的李鴻章仍不做軍事準備與戰前部署,竟然抱著“我不先與開仗,彼諒不動手。此萬國公例,誰先開戰,即誰理詘”的天真想法,耽誤了寶貴的備戰時間。由于準備不足,致使清軍從戰爭一開始就陷入了全面被動的局面。

          反觀日本方面,在甲午戰爭前,日本前后8次實施了《擴充軍備案》。戰前幾年,平均年度軍費開支高達總收入的31%以上,1892年更是高達41%。戰前,日本陸軍擴充到7個師團、總人數10余萬人;其海軍無論是裝備還是兵員的素質,都趕上甚至可以說是部分超越中國,扎實做好了與中國進行“國運相賭”的戰爭準備。

          低效無能與高效運轉的作戰決策差距。從戰爭開始到結束,清朝始終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戰爭組織體制,戰爭決策靠傳統的廷議制度,主戰派、主和派相持不下,政治體制和政權運轉方式根本不適應戰時決策需求。而日本戰前就組建了由天皇主持的戰時大本營,實行一元化垂直戰爭組織體制,下設參謀部負責制訂作戰計劃,統一協調指揮陸海軍作戰,戰時運行十分順暢高效。日方戰略層面雖然是豪賭,決策指揮上卻精心編設作戰預案,甚至做好了海戰失利、清軍攻擊日本本土的最壞打算。從中日國力消耗的角度看,如果甲午戰爭再堅持幾個月,最先垮掉的說不定是日本。日本外務大臣陸奧宗光承認:“國內海陸軍備幾成空虛,而去年來持續長期戰斗之我艦隊及人員、軍需等,均告疲勞缺乏。”曾與鄧世昌、林永升等第一批出國留學的嚴復曾公開上書,提出與日本打持久戰的建議,“十年二十年轉戰,以任拼與賊倭寇沒盡而已”。奈何清廷既沒有認真的戰略戰役規劃,更無法保持承受挫折的定力、戰斗到底的勇氣,在挫折面前成了驚弓之鳥,很快選擇了投降路線。

          責任編輯:魯路(QM0002)  作者:王世枚

          伦理视频福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