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y555g"><center id="y555g"><td id="y555g"></td></center></strong>

        1. <optgroup id="y555g"></optgroup>

          解放軍報:抗美援朝之戰,改寫歷史的偉大戰略決策

          2018-10-18 10:38 解放軍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1950年10月19日黃昏,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抗美援朝戰爭就此拉開序幕。在這場異常殘酷的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譜寫了氣吞山河的英雄壯歌,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光輝典范。這是志愿軍隊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1950年10月19日黃昏,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抗美援朝戰爭就此拉開序幕。在這場異常殘酷的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譜寫了氣吞山河的英雄壯歌,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光輝典范。這是志愿軍隊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新華社發 資料照片)(拖拽圖片可查看大圖)

          (解放軍報10月18日報道)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打響保家衛國的抗美援朝之戰。60多年后重溫這段歷史,深感志愿軍入朝是深遠睿智、果斷及時的戰略抉擇,維護的是核心安全利益,贏得的是國際斗爭主動,構建的是戰場先發優勢,充分體現了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高瞻遠矚的戰略運籌。

          權衡利害、謀求主動。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西方史學界把朝鮮戰爭視為蘇聯的代理人戰爭,指責中國出兵朝鮮是迎合蘇聯的軍事冒險。這種冷戰思維下的“站隊”論調,全然不顧當年美軍執意越過“三八線”的歷史事實,全然無視美軍海上侵入臺灣海峽、陸上逼近鴨綠江對中國地緣安全的極大威脅。志愿軍入朝作戰,某種程度上是美國人逼出來的。周恩來指出,“我國的重工業半數在東北,東北的工業半數在南部,都在敵人轟炸威脅的范圍之內。”“如果美帝打到鴨綠江邊,我們怎么能安定生產?”

          從軍事攻防角度看,如果坐視美軍壓至鴨綠江邊,中國將被迫在1000多公里的邊防線上部署大量守備兵力,還要陷入改善裝備、修建機場、加強戰備的被動局面,美軍飛機對東北邊境地區的轟炸可能將天天上演。這是剛剛成立的新中國所要極力避免的。彭德懷在自述中形象地比喻,“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時候吃,決定于它的腸胃,向它讓步是不行的。”“如果美軍擺在鴨綠江岸和臺灣,它要發動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借口。”

          為鞏固新生人民政權,抵御敵對勢力的侵略顛覆,維護中華民族核心的生存利益,黨中央毅然決然作出抗美援朝的偉大戰略決策。用毛澤東的話說,“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志愿軍入朝作戰后,中國一躍成為下好“先手棋”的“棋手”。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更是大大提升新中國的國際地位,使美國和蘇聯都不敢再像戰前那樣輕視中國。這些后續的國際形勢發展,也恰恰印證了毛澤東先前的戰略判斷。

          決勝陸上、揚長避短。近年來,國內史學界少數人時常怪調重彈,抱怨“抗美援朝耽誤了解放臺灣”,然而,出兵朝鮮既要靠極大的戰略勇氣,也要靠睿智的戰略抉擇。在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前,中國面臨的是兩線作戰:海上,美軍第7艦隊入侵臺灣海峽,公然干涉我內政,阻礙我軍解放臺灣;陸上,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不顧中國政府再三警告,悍然越過“三八線”,逼近中朝邊境。強敵當前,到底是解放臺灣,還是出兵朝鮮?這是一道艱難的選擇題,選不好就可能導致嚴重戰略失敗。黨中央審時度勢,最終作出抗美援朝的英明決定。這一決定,是基于當時我國的地緣安全態勢和軍事實力所作出的,體現了毛澤東一直以來“消滅敵人、保存自己”的軍事思想。從軍事博弈角度看,美軍海空軍占據絕對優勢,以我軍當時極為有限的海空軍兵力解放臺灣,并不占優勢,反而容易陷入戰略僵持或被動局面;但如果把戰場放在陸地上,則有利于發揮我國地緣優勢、我軍數量優勢。

          當年,黨中央決策出兵抗美援朝,正是基于對敵我雙方優劣條件的全面分析,認為美國在軍事上是“一長三短”。“一長”是鋼鐵多。“三短”分別是戰線太長,從歐洲的柏林到亞洲的朝鮮,首尾難以相顧;運輸線太長,要橫跨大西洋和太平洋;戰斗力不如德國軍隊和日本軍隊。

          責任編輯:魯路(QM0002)  作者:廖偉

          伦理视频福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