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y555g"><center id="y555g"><td id="y555g"></td></center></strong>

        1. <optgroup id="y555g"></optgroup>

          抗擊"聯合國軍"87天: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 我軍動態防御予敵重創

          2019-02-22 16:44 中國國防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1950年10月19日黃昏,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抗美援朝戰爭就此拉開序幕。在這場異常殘酷的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譜寫了氣吞山河的英雄壯歌,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光輝典范。這是志愿軍隊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資料圖:1950年10月19日黃昏,中國人民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抗美援朝戰爭就此拉開序幕。在這場異常殘酷的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譜寫了氣吞山河的英雄壯歌,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光輝典范。這是志愿軍隊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中國國防報1月24日報道)1951年1月2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在第三次戰役剛剛結束,部隊傷亡較大、尚未休整的情況下,打響了應對強敵反撲的第四次戰役。我軍在艱難條件下,通過堅守防御、戰役反擊和運動防御相結合的方式,頑強抗擊擁有強大火力優勢的“聯合國軍”達87天之久,有力掩護了后方戰略預備隊的集結,也為我軍現代化防御作戰積累了寶貴經驗。

          打出要地防御的堅定性。第四次戰役發起時,志愿軍已經深入朝鮮半島中部地區,那里東西狹窄、三面環海,利于“聯合國軍”海、空軍優勢的發揮。西部平原地帶更是利于敵機械化、摩托化部隊機動、作戰。“聯合國軍”依據上述地形,以西線平原地帶為重點,憑借火炮、飛機、坦克等武器裝備優勢,連續發起“屠夫行動”“撕裂者行動”“狂暴行動”,展開全線反撲。

          志愿軍為給我第二批作戰部隊開進前線爭取時間,逐次放棄利于敵機械化、摩托化兵團作戰的平原地區,節節抵抗后撤至于我有利的丘陵山區。特別是在漢江南北防御作戰中,志愿軍第38軍和第50軍面對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之敵,依托臨時構筑的工事,在嚴寒季節,一把炒面一把雪,用機槍、步槍、手榴彈、鐵鍬、十字鎬、石塊與敵人殊死拼殺,以無比堅強的毅力、視死如歸的精神,付出重大犧牲頂住了敵人50個晝夜的逐點進攻。第112師336團5連,連續兩晝夜構筑工事,敵人發射重型炮彈3000余發,8架飛機向該連陣地投擲炸彈,許多戰士被埋在土里兩三次,傷亡數人,擊退敵人1個多連的進攻。7連3排在防御中,由于工事堅固,敵人發射炮彈2000余發,該排無一傷亡。正是靠著過人勇氣和得當戰術,我軍沉重打擊和消耗了敵有生力量,鉗制敵主要進攻集團,保證我軍主力的休整、集結、物資彈藥補充以及我軍后續兵團的開進,為準備實施戰略反擊爭取了時間。

          在第二階段作戰中,我軍充分利用山地、河流等有利地形,部署3道防線展開堅守阻擊,重點選取山腹、山麓等隱蔽地帶構筑工事,逐山逐地抗擊敵軍,盡可能減少我方傷亡、殺傷敵人。從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戰線最終固定在“三八線”附近,“聯合國軍”雖占領一些地區,卻沒有實現大量消滅志愿軍有生力量的主要企圖。敵軍指揮官李奇微沮喪地說,“我們很失望地發現,他們什么也沒有留給我們,而且,最終未遭我軍任何打擊便安全撤退了……我們朝新的目標線推進時遭到不同程度的抵抗。當地形對他們有利時,他們就掘壕固守;當地形便于我快速推進時,他們就很快溜之大吉”。

          打出縱深防御的科學性。第四次戰役防御作戰規模之大、時間之長,不僅在抗美援朝戰爭史上是唯一一次,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歷史上也是罕見的。第四次戰役開始時,由于我軍著眼以反突擊粉碎敵人進攻,并準備在反突擊成功后乘勢向敵繼續進攻,只構筑一道防御陣地。實踐證明,這樣只作一種打算的準備是不夠的。因此,在戰役第二階段,我軍設置兩道防御陣地,以后又增加了一道,增強防御穩定性,使防御作戰堅持了兩個多月。

          縱觀第四次戰役全程,我軍兵力部署始終堅持前輕后重的原則。第一階段第一梯隊只有4個軍另2個師,第二梯隊有6個軍(欠2個師)。第二階段由于部隊減員較多,第一梯隊增至8個軍(欠1個師),第二梯隊減至3個軍另1個師,但規定各軍應根據情況組成數個梯隊,輪番作戰,換班整補,并以反沖擊打退敵之進攻或奪回已失陣地。在部分部隊由于對前輕后重原則貫徹不夠受到不應有損失后,志愿軍首長進一步強調,“不要在一個陣地上堆很多部隊,以免遭受過大的傷亡,也不應死守一地不動,讓敵人打完”。這些及時有力的指導和作戰中的經驗教訓,使部隊迅速提高貫徹這一原則的自覺性,從而減少傷亡,有效殲滅敵有生力量。

          打出運動防御的積極性。第四次戰役防御作戰中,我軍的防御不是靜態的而是動態的。我軍不僅依托有利地形和工事頑強抗擊敵人,還及時發起反沖擊和反突擊。各部隊先后發起橫城反擊戰、砥平里戰斗等攻勢防御,給予敵人以有力打擊。盡管由于主客觀方面的種種原因,部分反突擊未能達到粉碎敵人進攻的目的,但也起到不可忽視的遲滯進攻作用。在守衛350.3高地的戰斗中,志愿軍114師332團1營依靠手中的步槍、機槍和手榴彈,將近戰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反復擊退美軍多次攻擊。陣地防御中,1營還利用有利時機進行陣前出擊,消耗更多美軍有生力量,如美軍對2連1排和1連陣地進行攻擊時,都遭到我軍反沖擊而傷亡慘重。在沒有遠程炮火支援,無法以火力摧毀敵方縱深重要目標的情況下,1營3連官兵大膽利用夜色掩護,對敵縱深京安里大橋發起奇襲作戰,一舉打亂美軍進攻節奏。

          在敵人掌握制空權,地面火力和突擊力也占有很大優勢情況下,采取消極的單純防御行動,無法抵擋敵人進攻,把堅守陣地同反擊行動結合起來,才能增強防線的彈性和活力。113師在防御山中里時,美軍19團利用我防御漏洞,迂回占領冼月里、山中里一線陣地,對113師側后形成嚴重威脅。113師大膽派出預備隊338團絕地反擊,以1個營正面進攻、主力2個營向敵側后遷回,采取虎口拔牙方式,迅速切斷敵軍退路,對敵形成包圍,歷經18小時激戰,全殲突入山中里的美軍一個營,恢復防御態勢。

          就這樣,在我軍各個部隊的積極防御下,“聯合國軍”平均每天付出900人的傷亡代價,才能前進1.3千米。敵人歷時87天,才從“三七線”以北地區推進到“三八線”地區。敵方損失7.8萬余人,我方傷亡4.2萬余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67。在裝備如此懸殊情況下,志愿軍取得這樣的殲敵戰果,難能可貴。

          (作者:劉文學 系國防大學研究生二隊學員)

          責任編輯:魯路(QM0002)  作者:劉文學

          伦理视频福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