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y555g"><center id="y555g"><td id="y555g"></td></center></strong>

        1. <optgroup id="y555g"></optgroup>

          牛彈琴:當年被炸的中國駐南聯盟使館舊址前,現在擺滿了鮮花

          2019-05-08 10:27 牛彈琴

          打印 放大 縮小

          1999年5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悍然對南聯盟進行轟炸,用導彈野蠻襲擊了我國駐南聯盟大使館,造成正在使館中工作的新華社記者邵云環、《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朱穎不幸犧牲,同時炸傷數十人,使館館舍嚴重損毀。

          謝謝這位去緬懷并拍照片的網友。1999年5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悍然對南聯盟進行轟炸,用導彈野蠻襲擊了我國駐南聯盟大使館,造成正在使館中工作的新華社記者邵云環、《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朱穎不幸犧牲,同時炸傷數十人,使館館舍嚴重損毀。(保存可查看大圖)

          ■讓人熱淚盈眶!當年被炸中國使館前,現在擺滿了鮮花

          (微信公眾號“牛彈琴”(bullpiano)5月8日報道)

          (一)早晨起來,就看到網上的一張圖片,當年被空襲的中國駐南聯盟舊址紀念碑前,現在擺滿了鮮花。一束又一束。一晃,20年就這樣過去了。但時光催人老,屈辱永遠忘不了。

          我還很清晰記得,1999年5月8日,那是一個北京沒有風沙但到到處是飛絮的日子。當天的上午,突然聽到一個噩耗,北京時間5月8日凌晨5時45分(當地時間5月7日夜23時45分),在遙遠的貝爾格萊德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美軍戰機突然發動導彈襲擊,使館被嚴重摧毀,數十人被炸傷,三名在使館的中國人——邵云環、許杏虎、朱穎三人不幸罹難。

          這是中國國際新聞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使館被認為是一國的領土。對使館的攻擊,就是對一個國家主權的公然侵犯。這就是當時震驚世界的“炸館事件”!

          邵云環大姐是我的同事,我和她未曾謀面過,或許以前在單位大院見過,但并不認識。但我確實讀過她很多發自戰地的報道,清晰地記得,她在一篇報道中這樣說:當時北約戰機“精確地”炸毀一個目標后,通常便會完成任務打道回府了,所以,每天晚上,她“像等樓上的另一只靴子掉下來”一樣,等待著爆炸……但那一夜,美國的戰機卻“精確地”對準了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漂亮、氣派的使館大樓被導彈炸成了廢墟。三個中國人的生命永遠地被定格在了那個黑夜,在貝爾格萊德。

          圖為新華社國際部的記者編輯們含淚編寫的《中國不可欺——北約襲擊我駐南使館特急報告》,用了不到72小時就出版了這不近21萬字、30幅彩色圖片的圖書,由中國書籍出版社出版。該書收錄了我駐南使館被襲擊現場的詳細記錄,刊出了邵云環絕筆、許杏虎戰地日記、新華社記者采訪邵云環之子的長篇報道,以及事發之后中國的憤怒、抗議,世界各國的震驚、譴責。并分析了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襲擊中國使館的動因,駁斥了霸權主義者的詭辯。該書還及時收錄了江澤民同志在歡迎我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工作人員大會上的講話以及大會側記、聯合國安理會主席聲明。

          圖為新華社國際部的記者編輯們含淚編寫的《中國不可欺——北約襲擊我駐南使館特急報告》,用了不到72小時就出版了這部近21萬字、30幅彩色圖片的圖書,由中國書籍出版社出版。該書收錄了我駐南使館被襲擊現場的詳細記錄,刊出了邵云環絕筆、許杏虎戰地日記、新華社記者采訪邵云環之子的長篇報道,以及事發之后中國的憤怒、抗議,世界各國的震驚、譴責。并分析了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襲擊中國使館的動因,駁斥了霸權主義者的詭辯。該書還及時收錄了江澤民同志在歡迎我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工作人員大會上的講話以及大會側記、聯合國安理會主席聲明。(保存本圖可查看大圖)

          單位讓緊急編寫一本《中國不可欺》的書籍,開篇幾段是我寫的:

          1999年5月的北京正是春光明媚、滿城飛絮,就在這柔暖和煦的春風里,我們聞到了貝爾格萊德的血腥。而這一次,血腥竟是如此的嗆人,中國人沉浸在悲痛和憤怒當中。5月8日,中國人將永遠銘記這一天,中國的新聞界將永遠銘記這一天,時間的流逝也洗不去史冊上中國記者留下的斑斑血跡。這一天,并不僅僅是德國法西斯投降日;這一天,三名優秀的中國記者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他們以往靈活的步履也化作了永恒,他們死在了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野蠻的襲擊中,而地點,竟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南斯拉夫聯盟的大使館……

          今天清晨,從書架上找到這本書,翻開讀來,往事歷歷在目,熱淚盈眶。

          序言是當時的領導高秋福寫的,他的第一句就是:滿含悲憤的淚水翻閱這本書稿,心情難以平靜……我還清晰記得,我的一位眼睛有病疾的師長,當時就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突然淚水忍不住地溢出。這樣的哀傷,同時傳染給我們。在當時新華社大廈一樓設立的邵云環靈堂,很多人邊鞠躬邊哭泣……還有全國的憤怒,接下來幾天,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外,群情激憤的場景……

          20年前的今天,相信很多人永遠不會忘記!

          責任編輯:魯路(QM0002)

          伦理视频福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