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y555g"><center id="y555g"><td id="y555g"></td></center></strong>

        1. <optgroup id="y555g"></optgroup>

          如何看待美方就中美經貿談判生變指責中國?俠客島對話鄭永年

          2019-05-13 11:44 俠客島

          打印 放大 縮小

          資料圖: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

          資料圖: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

          鄭永年:中美只要還在談,就能談出理性來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5月12日報道)

          【俠客島按】中美經貿談判的一系列最新消息,讓世界極為關注。北京時間5日晚上,特朗普在推特上發出針對中國的“關稅威脅”,之后,特朗普、姆努欽等人開始指責中國在談判中“降低承諾力度”、“出爾反爾”等;5月9-10日,劉鶴副總理再次赴美談判,雙方展開第十一輪經貿磋商。在此過程中,美方已經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關稅上調至25%,中國商務部表示對此“深表遺憾”,并且“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

          今天,人民日報刊發署名“鐘聲”的文章《中國不會屈服于任何極限施壓》;劉鶴副總理則在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談到,中美磋商并沒有破裂,何國家都有重要的原則,‌‌我們在原則問題上絕不能讓步;這些正常的兩國談判之中發生的一些‌‌小的曲折,我們會理性對待,‌‌但是“‌‌中國不怕,‌‌中華民族也不怕‌”。如何看待美方這一輪的指責和威脅?是極限施壓還是虛張聲勢?中美關系的前景如何?幾天前,帶著這些問題,我們再次與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教授展開了一番對話。

          ■1、俠客島:如何看待特朗普的最新關稅威脅?一些聲音說他是在虛張聲勢,也有人認為這是他一貫“極限施壓”的談判策略。您怎么看?

          鄭永年:從他個人層面看,當然了,他以前也寫過書,教人家怎么用打壓的方法達到談判目的。從商幾十年,他當然知道怎么談判。但經貿摩擦畢竟是在處理兩個大國的關系,可能一定程度受到商業經驗影響,但不是一回事。如果把處理兩國關系當作是商業談判,就很難理解特朗普。還是要超越特朗普的商人身份。

          我覺得經貿摩擦還是要放在中美關系總體環境變化的角度看,這樣看得更清楚。我跟美國朋友交流,中美關系現在有三個主要的“互動領域”——

          第一個,跟特朗普團隊主管商貿的人談貿易摩擦,這是貿易領域;

          第二個,是美國國會兩黨主導的、要跟中國發起“技術冷戰”的領域,這是國會主導的;

          第三個,傳統安全領域,軍工系統主導,也就是美國鷹派,想把中美關系引向傳統美蘇式的冷戰。

          這三個領域相對獨立又相互關聯。尤其是后兩個領域,有沒有特朗普都一樣,這種勢力都在。所以貿易摩擦走向不僅取決于特朗普,更取決于美國國內的整體形勢。現在在美國國內看來,特朗普任何跟中國的交易,一旦被認為己方妥協了,不但政治上不得分,反而受批評、有壓力。從經濟的角度說,貿易摩擦當然對中美都有損害;但如果改變這種狀態無助于特朗普在政治上得分,對他的政治前途沒有好處,他就沒有改善的動機。但同樣,兩國關系又不能搞的很壞,這也是維護美國利益的。這就是矛盾,是美國精英集團在外交政策方面分裂的反映。

          因此,看中美經貿摩擦,特朗普本人的特點當然要考慮,但在考察他的行為時,除了經濟利益,更要看政治利益。就是說,跟中國達成協議,對特朗普政治加分有好處嗎?

          責任編輯:魯路(QM0002)

          伦理视频福利电影